流行发型

被摁在钢琴上做|每章都黄到爆

更新时间:2019-10-18 09:41:06 作者: 来源:

古装老头郁闷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自己一生想百姓之所想,忧百姓之所忧,几千年后,却被世人说成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文学

滕小春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瞪着屏幕中的古装老头,惊讶道:“老头,你……你刚才说什么?你就是被称为纯阳真人的吕洞宾?”

古装老头捋了捋颌下的银须,傲然道:“在下正是吕洞宾。”

滕小春惊得差点从床下摔下去,尼玛的,真是见鬼了,八大神仙不是早就死翘翘了吗,怎么会开口说话,而且还钻进了手机里!

见滕小春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样,纯阳真人好像知道他的心思,笑着道:“神仙仙逝后,都存有一缕仙魂,四处游荡。今夜机缘巧合,我的仙魂随无线电波一起传输到了你的手机里。”

滕小春对纯阳真人是怎么进入他手机里来的并不感兴趣,只想知道能不能从这老头身上捞到一点什么好处。你想啊,这老头是个神仙,仙术多着呢。

“幸会,幸会。”滕小春笑得跟朵花似的,不以为耻的道,“纯……纯阳真人,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你是不是要送我点见面礼啊?”

纯阳真人鄙视了他一眼,这小子也太无耻了吧,哪有跟对方讨要见面礼的?

不过吕洞宾在成仙前,喜欢玩世不恭,嬉戏人间,滕小春的性格很像他年轻时候。真应了一句话: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也罢,你我一见如故,我就传授你一套修炼仙道的法诀吧。”

滕小春大喜过望,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学着从电视上看到的情景,就地跪下,脆声喊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三拜。”

“咚,咚,咚”接连磕了三个响头。

别说是叫师父了,就是要他叫爹,估计这货也能叫得出口。横竖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爹是哪个王八蛋,有个做神仙的爹,多少人都羡慕不过来呢。

纯阳真人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化作一道七彩光芒钻进了滕小春的身体。

滕小春身子一颤,有一种触电的感觉,还没等到他做出反应,一大股信息如潮水一般的涌入到他的脑海中。

“臭小子,赶紧修炼‘仙诀’。”

滕小春被出现在脑海的纯阳真人的呵斥声惊醒,二话不说,跳到床上便躺下,按照“仙诀”里的口诀开始修炼。

随着滕小春慢慢进入到一种淡然的状态之中,身周无数的、细微的暗黑色颗粒,开始朝着他的身体汇聚而来,透过皮肤的毛孔,进入体内,然后经由脉络汇聚到腹下的丹田中,化作一丝丝的“仙气”。

暗黑色颗粒一路所过之处,如春雨润无声一般,悄悄滋润着滕小春的身体……

不知不觉中,滕小春进入了半修半眠的状态之中。

所谓“仙诀”,就是修炼仙道的秘诀,修炼“仙诀”,是获得“仙气”的唯一途径。当然,如果能找到适当的药物,则可以缩短修炼“仙诀”的过程。

众所周知,人和仙之间有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这道鸿沟是什么呢?说得通俗易懂些,那就是“仙气”,仙有仙气,至于人嘛,对此只能是顶礼膜拜了。

“仙气”储存在丹田内,有点类似于武术中的内力,“仙气”的等级越高,获得的仙术就越多,仙术的威力就越厉害。

修炼“仙诀”没有固定的姿势,坐、站、躺都可以,只要按照“仙诀”里的口诀运气吐纳就可以了。

滕小春醒来时,发觉太阳已经快要晒到屁股了。他懒懒的翻了个身,感觉四肢百骸无一处不舒畅。

想起昨晚的境遇,滕小春连忙擦看了一下丹田,发觉里面充盈了一丝如云雾一般的气息,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现象。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仙气”?

正当滕小春胡乱猜测时,纯阳真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子,恭喜你啊,经过昨晚的修炼,你的‘仙气’等级提升到1级,学会了1级中医术和1级御敌术。”

滕小春难以相信的问道:“我有仙气了?师父,那我是不是已经成仙了?”

“嗯,可以这么说吧。”

“哈哈……老子成仙了!”

滕小春笑得唾沫横飞,脸上荡漾着无比的兴奋,犹如年老色衰的怡红院女人,意外的接待了一位客人。

“哼,瞧你那点出息。”纯阳真人冷哼了一声。

“师父,我都成仙了,你难道不该为我感到高兴吗?”对于纯阳真人的不以为然,滕小春自然是很不理解。

“你知道仙有多少类吗?”

滕小春茫然的摇了摇头。

“仙分为鬼仙、人仙、地仙、天仙、神仙五类,每类仙又有9个等级。你现在不过是一个1级的人仙。你知道吗,就连给王母娘娘端洗脚水的仙童都是天仙类的。”

纯阳真人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你滕小春连给王母娘娘端洗脚水的资格都没有。

我曰!这也太受打击了吧。

滕小春听懂了,暗自不爽,刚才那股兴奋劲消失得荡然无存。

不过滕小春也不是一个轻易就认怂的人,犟嘴道:“我一个晚上就能修炼成仙,以我这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资,用不了一年,就可以修炼成神仙了。”

“臭小子,你别自恋了。”纯阳真人摇着头的道,“自古到今,天底下修炼仙道的人多如牛毛,有几个人能得道成仙了?”

“那我怎么就一夜成仙了?”

“这是因为我的仙魂附着在你的身上,给你增添了几百年的修为。要不是这样,只怕你修炼一辈子都难以成仙。”

啊?滕小春顿时灰头土脸了,自信心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纯阳真人猥琐的笑道:“哈哈哈……臭小子,好好修炼吧。以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资,六七十年后或许有资格做王母娘娘的洗脚仙童,她那双玉腿可不是一般的迷人哦。”

“人渣!不对,糟老头是个神仙,应该叫仙渣!”滕小春暗暗骂道,收拾好心情准备起床。

这时,一阵轻微的“踏踏”声传入滕小春耳朵里,他侧耳静听了一下,那声音应该是女人的高跟鞋发出来的,好像还在破庙外那颗老樟树下。

从老樟树到滕小春的房间,直线距离应该有一百多米。滕小春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锐了?

滕小春沉吟了片刻,猜想这应该是自己修炼成仙了,身体变得耳聪目明的缘故。

那道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径直走进了破庙。

桃花村的女人,上到四十岁,下到十四岁,不是被滕小春掀过裙子,就是被他揩油。

她们看到滕小春,就像是见了瘟神一样,有多远躲多远,怎么有胆量独自一人来破庙?

难道是刘梅?

滕小春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了,心里暗自乐开了花,这毕业才几天,她就忍不住了,急着来找自己玩了?

刘梅是村头柳莲花的女儿,从小学到高中,她跟滕小春都是一个班的。

十八年前,柳莲花生下刘梅,见滕小春长得眉清目秀,甚是可爱,于是就动了恻隐之心,一个奶大了刘梅,一个奶了滕小春。

所以,滕小春从小就一直称柳莲花为娘。

想到刘梅那水灵灵的身材,滕小春内心就是一阵激荡,他立即仰面躺下,装作熟睡的样子,想跟她开个玩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