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发型

手指在花缝中滑动,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

更新时间:2019-11-15 09:34:36 作者: 来源:

 可哪成想,我问题刚问完的,更衣室的门就开了,随即她迈步走出。

 文学

下一瞬,我那里着她性感的贴身小玩意儿,她则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我们两个人,都懵了……

“混蛋,郑远扬你就是个混蛋,你就是个臭流氓!!!”

逃难似的逃回了更衣室后,藏身里面的秦芷岚就对我展开了咒骂。

我能大概猜到她的心思,她八成是认为我跟她提刚才那个问题,是认为我良心发现,并没有再她的办公室内做那种事情,所以她才会大方的走出。

然后当看到我的身体正接触到她那些换下的性感贴身衣物的时候,又认定我是在故意诱惑她出来。

但我真的冤枉啊,我要的只是她‘嗯’一声而已,哪成想她会走出来啊!

于是我连忙作出解释,“秦总你听我说,我真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是觉得你找我来肯定是有事,所以怕耽误了你宝贵的时间,所以我才想着让你在那屋里跟我谈谈,这样我也不会亵渎到你。可哪知道你竟然误会了……”

一通胡诌八扯的解释,也不知道秦芷岚相信了没有,但终究她还是沉默了,更衣室内没有再传来属于她的咒骂声,仿佛认可了这个解释。

我也不好再继续弄下去,只好将她换下的性感小玩意儿收好,然后喊话表示,现在彻底‘安全’了,她可以出来谈话了。

在我说完这些之后又过了近两分钟,秦芷岚才从更衣室内出来。

但诡异的是,她竟然又换了一条丝-袜,虽然都是黑色的,但花纹明显不同。

我就纳闷了,我跟你解释跟你谈事情呢,你莫名其妙的换丝-袜干什么?

但下一瞬我想通了,该不会是因为看到了我那地方,回想起先前在停车场那旖旎的感觉,裤子又因为湿了吧?

毕竟是个三十二三岁的女人,又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不过她没给我机会提出这个话题,径直跟我说起了正事,仿佛之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似的。她对我说,“你现在跟我出去趟,晚上陪我去参加晚宴。”

这个吩咐,让我有些满头雾水。于是我试探着问道:“秦总,你现在该对我避之不及才对吧,怎么还会让我陪你参加晚宴,这……”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对我有想法啊,想借着晚宴跟我发生些旖旎的事情。

但事实上显然并非如此,因为随后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以为我想啊?你这个混蛋臭臭流氓,要不是全公司就数你这副皮囊最好看最像样,我早找别人了!”

这跟我长得帅有个鸡毛的关系?

“秦总,你不会是看我本钱大,想让我去当男公关吧?!”

“滚滚滚,赶紧滚出去收拾收拾,去我车那等着,气死我了!”

秦芷岚又羞又气,一通文件夹把我给生生砸出了她的办公室。

我也很冤枉呐,我干的是经理的活你凭啥给我安排公关的差事。对方漂亮身材好倒也罢了,可万一是个五大三粗高大威猛长着满胸护心毛的女好汉呢?!

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老总,之前还不经意得罪了她,所以想赚她的薪水,就只能乖乖的听话。也不知该收拾些什么,稍微洗把脸,我就来到了停车场,等候在她那辆丰田陆巡的旁边。

不多会儿的工夫,秦芷岚的身影出现了。

人还没到车钥匙就被抛给了我,显然是让我开车,我也就没多想什么。

上车后,我刚发动车子的,她就对我说道:“之前在停车场的事情是个误会,我可以不跟你计较。在我办公室里你的放肆,念在你是个正常男人的份上且要求勉强合理,我也不跟你计较。但今晚的事你他要是敢办砸了,我新账旧账一起算!”

听起来今晚这事挺重要的,到底是什么事呢?

当我向她提起这个疑问的时候,她对我说出了实话。

她说早在来公司之前就想好了,今天要给我安排个特殊的任务,当她男朋友。

她说有个国企老总今晚举办晚宴,邀请她去参加,并且放言想要拿到他们国企的合同,就必须让她今晚伺候个舒舒服服的。

本来她是不想去的,但这笔生意又特别特别的重要,事关能否将之前她所在的外企彻底击垮,所以她不能放弃。

而她想到的主意,则是让我冒充她的男朋友,以外资土豪的身份来震慑那位国企老总,让其不敢心生半分冒犯之意。

原来是这个样子,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我不是土豪,自然不懂土豪的那种事情,这特别容易露馅。其次,人家是国企啊,国企的领导平调到政-府职能部门,那就是领导。

有谁见过领导会对一个外资土豪低三下四?除非那个土豪当真是豪到了一定的程度。但那种程度的土豪,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去参加这种晚宴呢?

当我把这些个担心与疑惑提出来的时候,秦芷岚沉默了。

在商场上她铁血多谋无往而不利,但在这种事情上,她还真不见得比我强。

于是我想了想,替她出了个主意。

她思虑再三,最终觉得我这个主意成功率要比她高得多,所以也就同意了。

答应过后,我对她说道:“秦总,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许是因为我提出了她比较满意的主意,解决了她的麻烦,她比较高兴,所以也就痛快的答应了。只是我觉得她答应的太早了,因为我问她——

“秦总,你之前丢掉的贴身的小玩意儿,怎么有一小部分是湿漉漉的?”

秦芷岚大羞,再也难以保持冷艳冰山女老总的形象,提起粉拳就要打我。

结果因为我一躲,她打空了,身体重心失去平衡的她瞬间趴倒在我的身上。

也是巧了,那张性感的红润小嘴儿,刚好贴合在了那一直就没消下去的地方……

虽然隔着几层布,但是我依旧能感受到那张红润小嘴儿的圆润和火热

于我而言这很刺激,让我特别的享受,但对秦芷岚来说却好像是种尴尬。

她赶紧羞红着脸起身,更是放下车窗连连啐着唾沫。

在啐完之后,她羞愤地瞪着我,冷艳的脸蛋儿上斥满了恼意。

我很无辜地摊开双手,“秦总,这个不怨我,我没动……”

我真没动,是她自己嘴儿过来的,关我啥事啊?

她似乎就此事也无话可说,因而仅是忿忿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示意开车。

我问她去哪,她告诉我说去商场,给我换身合适的行头。

也是,有身份的人,哪能穿我这种白衬衣黑西裤的4S店卖车员标配工装。

驾车前往商场的途中,为了摆脱沉默的尴尬,我问她为什么没有处对象。

以前都不敢问她这种问题,看到她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就不敢开口,但现在跟她接触了那么多的旖旎,所以聊这个自然也就没有心理障碍,无非她不回答就是了。

但没想到的是,她在沉默了小会儿后,竟然跟我打开了话匣子。

“其实也没什么,大学的时候处个一个男朋友,但是后来因为第三者的家庭能带给他更优异的发展,所以他就跟人家跑了。再后来参加工作,因为跟上个公司老总的矛盾,导致我这些年所有的心思都在工作上,所以自然也没有再处。”

就这么简单吗?我还以她会有个多么悲惨的故事呢,譬如被人骗钱骗色之类的。哪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正琢磨着呢,她突然问到我,“郑远扬,我在你们这些员工心里是什么样的?”

我想了想,如实回道:“冷艳,漂亮,为人雷厉风行,做事一丝不苟。是个让人望而生畏的领导,哪怕对你的美丽有觊觎,也不敢流露出来。说实话,你就像是天生的领导人一样,会带领团队狼冲虎视。但作为朋友……不合适。”

在我说完后,秦芷岚难得的笑了,竟是笑靥如花,与冷艳时候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的如同一朵绽放在人灵魂深处的娇艳花朵,特别迷人,特别暖心。

只是细细品鉴,却又可发现这笑容中多出了几许苦涩。

苦笑过后,她说,“你评价的还真准,实话不瞒你说,我真的没有一个朋友。虽然翻翻手机联系人很多,但遇到烦心事时可以倾诉的人根本没有。连自己的同事都对我望而生畏,谁还会跟我做朋友呢?”

“而且有时候,我觉得我这个人太理智了,理智到我自己都感觉到可怕。就像是之前在停车场我们发生的那件事情,当时我明明想报警,可又惦记着一旦报警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就会在公司满天飞,所以我宁愿相信你而不去报警。”

“这么说吧,即便你真的强歼了我,我也不会选择报警,因为在我看来失去的远不及未到来的重要,就是这么理智,理智的近乎不近人情……”

说着说着,她突然扭头望向了我,“对了,我跟你说即便你强歼我我也不会报警,你不会真的这么做吧?”

呃呃,这个问题,让我如何回答?

我不回答,只是笑了笑,所以她也只是笑了笑。

我笑,是因为我觉得她的话半真半假,琢磨不透,不敢全信也不能不信。

而她笑,则是在随后突然莫名其妙的撂给我一句话——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能不能成为我男人,看你个人努力。”

卧槽,这男朋友颁发的,就跟小时候老师给我撂了张‘三好学生’奖状似的,关键是我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啊!!!

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于是我诧异的告诉她,“秦总,你可能不太了解,我结婚了,而且我今年35岁了,我……”

我正说着呢,她脱掉了脚上的银色高跟鞋,更是放倒电动座椅,双手抱头躺在上面,裹在黑色丝-袜里的性感嫩足搭在了仪表台上,就那么随意的展露着她的美,与她往常的冷艳大相径庭,随意的就像是邻家萌懂的小妹妹。

但出自她猩红小嘴儿中那霸气的话,却让我彻底懵然。

她无所谓的表示,“我管你结没结婚,我管你多大。我看你顺眼,而且你有个男人的大家伙,能够保证我未来的性-生活和谐,这就足够了。至于你的老婆,那就看她有没有那个魅力能把你给留住了,反正我是准备把你夺走。”

我靠,我还成香饽饽了?而且她先前的话,好像还充满了诱惑性啊!

于是我半开玩笑半撩骚似的说道:“那岚岚,你要不要先验验货啊?好多男人都是外强中干的,不见得会真的能满足你,都是银样蜡枪头的。你就不怕我也是?所以为了避免你上当受骗,你先验验货吧?”

秦芷岚害羞了,扭头侧向一旁,留给我视线中的仅有后背及挺翘的香-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