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发型

王爷桃儿泻了,花液顺着大腿流下来

更新时间:2019-11-15 09:30:52 作者: 来源:

 在杜老三的再三请求下,她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她羞红着脸蛋儿说,“我只是看你可怜而已,你别乱想,我们不可能的!”

 

 文学

下一刻,在道谢声声中,他主动握住了余薇柔若无骨的嫩手,然后在余薇红热的脸蛋儿贴面中,引导着那只因紧张而颤动的小手,来到了那里……

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后,从紧张到放松,从生涩到娴熟,从被动到主动,余薇完美的经历了这些,才成功的让杜老三解脱。

她很羞人,不单是羞涩自己竟然帮杜老三做这种事情,更是羞涩在最后的时候,竟然把自己的丝袜给弄的脏脏的。

“哎呀!我让你小心些小心些,你不听,全弄我身上了!”

此刻余薇蹙眉的娇嗔,让她原本的妖媚面容上多出了少女的清纯可人。

杜老三甚至有种荒诞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好像爱上这个女人了。

那娇嗔轻易的就拂动了他内心深处的琴弦。

于是,他很是放肆的、纵容本能的探出的脑袋,在余薇那张漂亮客人的脸蛋儿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那一口,没有化妆品的味道,却满是如糖霜般的甜蜜。

余薇显然也感受到了这些,她迅速逃回了副驾驶座椅,心中小兔乱撞似的砰砰直跳,感觉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初恋那年。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但很清楚这种感觉一定是错的,哪怕对也错,因为她不可能任由这种情绪继续延伸下去,她不想自己对丈夫进行背叛。

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到丝袜和大腿上的东西,又将剩余的湿巾丢给了杜老三,然后她就躺倒在座椅上,背对着杜老三,殷切沉思自己的错误,以及进行悔过的自我批评。

拿纸巾擦拭干净后,杜老三将用掉的纸巾丢到了窗外,任大雨冲袭。

重新躺回座椅上,他侧身面对着余薇,没有说感谢的话,反倒兀自说起了之前亲吻时的感受。

那是一种并不腻人的语言,绝不属于情话的范畴。

但是那种真实感受、真实感情的表达,杀伤力却要远比情话更为犀利!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乃至于每一个音节,无不钻进耳中搅乱心海。

余薇甚至觉得自己应该捂住耳朵,像是孙悟空面对紧箍咒那样。可她又舍不得,因为这些最为真挚的表达,是她空虚的精神世界里最为需要的。

这些话之于她,就像是海络因之于瘾君子,她病态的享受着、渴求着,并再度享受着、渴求着,形成往复循环,且愈发的着迷。

以至于当杜老三从驾驶座挪身到副驾驶,并将她拥抱在怀中时,她没有做出丁点的拒绝,哪怕是做作拙劣的一丝表演,也没有。

贴耳的真情流露过后,脸色潮-红的余薇终于作出了回应,她转过身,娇媚容颜面向杜老三。

“你怎么又想了……”

下一刻,她几乎是惊呼了起来。

杜老三的确又想了,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在怀,怎可能不想?

将余薇那具柔媚的娇躯紧紧抱在怀中,轻嗅着属于她娇躯的魅惑芳香时,杜老三再次对她展开了缠绵的要求。

余薇起初还有些小小的反抗,试图赶走侵袭她美腿的那只手掌,可是随着那只手掌所带来的快乐,她愈发的沉迷其中,甚至下意识的拥紧了杜老三,仿佛怕他跑掉,又仿佛在鼓励其多做些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后,余薇残余的理智感觉到了恐惧。

她害怕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她不想对不起自己的丈夫。而且她在心里再三的劝着自己,告诫自己哪怕要发生些什么,也不可以在区区一夜之间就进展得这么快。

所以她强压着内心的冲动,再次拒绝了杜老三的更进一步。

杜老三隐隐有些小失落,不过这也在他的料想之中。

饭要一口口的吃,女人要一点点的占有,于是他又跟余薇提议,希望余薇可以用她那双裹在银色嵌钻高跟鞋里的丝袜嫩足,来帮他解决一下。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那里多脏啊!”

余薇感觉到羞人,她可从没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要求用脚来做那种事情。

但是杜老三的回答,却让她既羞怯又暗暗欢喜。

杜老三说,“一点都不脏,在我眼里,你整个人都是圣洁的,而且我觉得对你提出这样的请求,本身就是对你的一种亵渎。你在我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唯一,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你就是我的女神……”

这是睁着眼的瞎话,但也是余薇最受用的话,这让她寂寞空虚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在暗暗窃喜之余,她还是娇声嗔道:“那你还亵渎我。”

杜老三满脸的尴尬,“这、这不是你魅力太大,我实在受不了了嘛!”

贝齿轻咬下唇,余薇羞羞的将脑袋埋在杜老三宽阔结实的胸膛。

这,便是她默许的答复。

杜老三心中大为激动,他就知道余薇会答应的。

只要这样一步步的诱惑着余薇深入,今天晚上总会让余薇受不了的,从而最终主动放开自我,甚至极有可能会狂暴的扯开衣服,然后狠狠的跟他爱在一起!

他幻想着今夜终将到来的美好,身体也没闲着,帮余薇脱掉了裹在嫩足上那双精致的银色嵌钻高跟鞋。

可就在他准备仔细欣赏余薇那双覆裹着丝袜的性感小脚丫时,很是突然的,外面响起了警笛声!

雨夜中骤起的警笛声惊吓了正准备做点好事的俩人,他们赶紧抬头透过车窗观望。随即就发现,不远处有辆巡防警车停着,正有名警察穿着雨衣向他们走来……

警察同志是好人,艰苦工作,暴风雨中也要巡夜。

主要原因倒也不是为了治安,从他们话中可以听出是来查看道路两侧山坡,防止山洪突发。

“你们确实辛苦了,可你们也不能坏我好事啊?!”

杜老三心里给郁闷坏了,都帮余薇划好道了挖好坑了,结果夜巡的警察同志担心他们生命安全,直接将他俩带上警车拉走了,理由是为了他们生命安全着想。

余薇痛快的答应,很显然她并不想在漆黑的雨夜中度过一宿,警察的出现唤回了她的理智。

所以杜老三也就意识到,距离真正拿下余薇,还有很长的距离。

警车开在路上的时候,有警察询问起了两人的身份,并查问起身份证号码。

杜老三报出后,就见有个警察拿出手机鼓捣了一通,然后问,“才出狱?”

杜老三点头,然后那个警察就将目光投向了余薇,“你们是什么关系。”

很明显,警察认为杜老三这个有前科的家伙跟余薇的关系不正常,或是买卖关系,又或是强迫,这让杜老三大喊冤枉。

好在余薇回道:“朋友关系,他教我学车,结果下雨车抛锚困在这里了。”

但警惕性极高的警察同志似乎不太相信这个答案,他说,“我在车外看到了丢弃的女人的那玩意儿,那是你的吧,车门下面还有用过被丢弃的纸巾。朋友关系?”

余薇脸色大羞,隐隐还有些小恼火。

她没好气的怼道:“我们谈朋友关系,你管的着?!”

话质问完,她就在杜老三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直让问话警察目瞪口呆。

这个举动充分证明了俩人的关系,警察也就不再多问什么。

警车回所里的时候顺路先把余薇送回了家,而杜老三则被拉到了派出所。倒不是要拘起来问问,而是最简单的男女有别。

用警察的话说,“你又不是大姑娘,谁还祸害你怎么的?自己打车回去!”

吗的,不是说新社会里男女平等吗?没看出来啊……

好不容易打了个顺路回家的高价车,杜老三这才得以回到自己家中。

结果刚开门的,就见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且姑娘手中正拎着一条黑色蕾丝边的小裤裤。那感觉,就像是在举着小旗子迎接他似的。

杜老三进监狱前,父母健在,前妻带走了家产,却带不走他父母的房子。

当他出来后,父母已经去世,二姐没有贪图父母的房子,留给了他这个弟弟。眼前的这个套二小居室,正是父母去世后他所继承的。

在他入狱服刑期间,二姐将房子租给了两个姑娘。

杜老三如今回来了,大家住在一起显然不合适,所以其中一个姑娘已经搬走,只剩下这个名叫赵颖的女大学生。她也要搬走,只是临时还没找到房子罢了……

杜老三到楼下后给余薇打了个电话,想报声平安,但电话被拒接了。

能猜到,余薇肯定是心中有羞意也有对丈夫的愧意,所以才会拒绝联系。

这让杜老三心里很苦恼:好好的趁热打铁,结果把火炉子给我抽走了,真是!

暗自抱怨中,他上楼打开房门,然后就看到了手拎蕾丝小裤裤的赵颖。

看到赵颖手中拎着的那条性感蕾丝花边的小裤裤,杜老三有点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