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捣入宫口h娇声浪语:没穿罩子被同桌摸了一天

更新时间:2020-07-02 08:04:57 作者: 来源:[db:来源]

杨羽故意试探她,虽然知道这程度应该已经过了,甚至很可能会起到反面影响,但是看到那春光,杨羽心里那是百般煎熬,连自己都纳闷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不可以!表哥要再这样,我就走了。”说着,芸熙起身想走。

文学

杨羽怎么可能会让她走?一把拉了过来,也许是太过用力,芸熙没有站稳,一把完全正面扑到了杨羽身上,更凑巧的事,杨羽被突然一扑,也没做稳,往后倒了下去,芸熙也跟着压了过来,却正好脸对脸,嘴对嘴压了过来。

竟然就这样,两张嘴巴封在了一起。

芸熙睁大了双眼,那双眼睛清澈纯洁,这是她的初吻啊。杨羽真心没想到会有这样一遭,只感觉到芸熙那湿润弹性的红唇紧贴着自己的嘴唇,顿时惊呆了。

芸熙愣在那里,双眼和表哥对视,又是一阵触电,触电下芸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记了正嘴巴和表哥对着嘴巴,这一触电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而这半分钟,嘴巴就这么对着嘴巴,眼睛看着彼此。

直到杨羽的嘴巴动了一下,芸熙才从触电总反应过来,两脸瞬间通红,啥也没想没说,直接奔了出去,慌乱爬下了楼。

杨羽长呼了口气,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刻,真是太舒服了,心中暗自得意,表妹一定会喜欢上自己了,干她是迟早的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也不知道因为是触电带来了灵感还是怎么,杨羽突然灵光一闪,总感觉表姐这门婚事有事可挖,急忙开心得往表姐的房间而去,表姐还闷在房间正愁着呢。

现在这心情的表姐媛熙除了杨羽表弟几乎是谁都不想见。杨羽还特意做了两次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将自己的胸肌和腹肌展现在一个完美的状态。

果然,表姐看到杨羽只穿了条内裤,露着兽性的肌肉,这模样不正是她梦中男人的形象吗?

而农村的男娃要么扛多了重活矮得要死,要么山上晒多了黑得要死,很多男娃年纪轻轻看起来就跟个大叔一样,每次有这些‘大叔’经过家门口朝她吹口哨的时候,她心里都作呕,悔恨自己怎么就生在了这种没个像样男人的地方。

表弟杨羽的到来一下子将幻想的牢房打破,活生生的一个心中完美的美男子就站在自己眼前,可天杀的,竟然他是自己的亲表弟,这都是命。

杨羽关上了门,用最直接的方式哄表姐开心:“你把你知道的有关傻狗子的事全部告诉我。”

一听这话,表姐原本忧郁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说到:“你有办法了?”

“解决问题一定要对症下药,我们要找出那傻狗子一家的缺点,然后攻之。所以你将你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我。”杨羽虽然是师范生,但是却长着理科生的脑袋。

逻辑思维,分析能力都特别出众。

媛熙对傻狗子的了解真心少,因为不喜欢,所以压根没放心上,只是知道些普通资料,傻狗子的家里是富农,他爹经营农场生意,晚年得子,异常开心,可惜早产了点,这娃子智商有点问题,但还算乖。

傻狗子因为傻,二十七了也没娶到老婆,比表姐大五岁,表姐属蛇,傻狗子属老鼠,但是这两生肖并不冲,老鼠和马才冲呢,杨羽心里想着,看来拿生肖做文章是行不通了。

接着表姐还说了生辰八字,虽然杨羽完全不懂这玩意,但是媒婆说生辰极配,大家也就没法子了。但杨羽都纳闷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算生辰八字了,这也太迷,信了吧。

“迷,信?”杨羽自言自语道,脑子一转,突然有了办法,露出了诡异的笑。

“即然下周他们就来提亲了,那我趁这周末休息就去隔壁村一趟,帮表姐摆平这件事。”杨羽自信得说道,这傻狗子家已经有了突破口,当务之急是要对着这个突破口狂轰烂炸,让突破口越变越大,最后举手投降。

“真的?哈哈”表姐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我就知道我家表弟最聪明了。”

“那表姐还不赶紧赏一个?”杨羽赶紧趁火打劫。

“好吧,本小姐今晚开心,就赏你个拥抱吧。”媛熙说着就站起来,展开双手,一副小baby过来给姐姐抱抱的可爱样子。

“切!我们是亲表兄妹,本来就是可以拥抱的啊。好歹也得吻一口!”杨羽嘻嘻笑着说道,一副调戏娘子的模样。

“吻?表弟你脑子秀逗了啊,我们可以是亲表兄妹,最多亲一下,不可以讨价还价了。”表姐装出一副女王的样子。

杨羽看着表姐要就要不要就拉倒的模样一时也拿她没办法,杨羽突然觉得就伦理这思想,小姨的接受能力最差,甚至强烈反抗,而表姐次之,也接受不了这亲人之间的乱伦,年纪小一些的二妹三妹就完全不同了,她们从小就不认识杨羽,没一起生活过,平时也从来没走亲戚。

杨羽对她们两个而言,就是突然闯进来的陌生人,二表妹甚至不把杨羽这个表哥放在眼里,三表妹却是从来没觉得表哥就不可以恋爱吗,这就是四个年龄层对伦理的理解和接受能力。

杨羽是出生在农村,童年在农村,但是上学在城市,所接受的一切教育和成长环境都是城市的观念。

“好吧,亲就亲吧。”杨羽故意很失望的样子,有个亲也比没有好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表姐迟早也是自己的。

媛熙慢慢地把嘴巴凑了过来,这是她第一次亲自己的表弟,不,这是第一次亲男人。别看表姐一副镇定的样子,但心早已经砰砰直跳,这是她想亲的一个男人,但是又是自己的表弟,这种矛盾感让她特别纠结。她知道,已自己的魅力,如果放下伦理道德,这表弟肯定会是自己的。

媛熙闭上了眼睛,渐渐地亲了过去。

么!

随着一声轻微的亲脸声,杨羽转过了头,看着表姐,表姐早没有了之前镇定无所谓的样子,脸色突然变得尴尬和严肃,而自己的表弟竟然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媛熙只知道自己的心狂跳不止,被表羽表弟看着自己,甚至都忘记了躲闪。

突然,正在媛熙发愣的这一刻,杨羽竟然一口吻了过来,直接封到了表姐的嘴唇上。媛熙当即瞪大了眼睛,马上醒悟了过来,急忙双手推开杨羽。

可杨羽突然就变成了禽兽一样,表姐太美太美了,这种美跟三表妹不同,三表妹终究是少女,很多男女之事还不懂,只能欺负,只能像熬汤一样慢慢熬,而表姐这种焕发着强烈女人味的雌性生物,越熬只会把味道全给熬没了,对副这种女人,用忽冷忽热,更重要的事,要激烈要野性要疯狂,还要很突然的那种。

杨羽见表姐想躲开,还想推开自己,早已经一手抱住了她,一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上,强行把表姐的嘴巴压在自己嘴上。

媛熙完全没有料到表弟会突然发狂,会突然强行吻自己,神智早已经清醒,急忙想挣开,谁知脑袋被养羽强行按住,嘴巴完全封在了他的嘴上,更要命的事,杨羽有力的舌,头正在撬开自己的牙齿,马上就要伸进来了。

媛熙一见更慌了,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让她慌了,挣扎得更激烈,双手疯狂拍打着推着杨羽的胸口,可怎么也推不开,想喊又喊不出来,只能发出模糊的不要不要的声音。

杨羽见表姐挣扎更厉害了,甚至腿脚并用,干脆身子压了过去,直接把表姐压在了身下,这下子,媛熙是动弹不得了。

媛熙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侵犯,杨羽的舌,头已经撬开了起来的嘴巴,正疯狂地在舔着自己的舌,头,杨羽拿强有力的舌,头在她的嘴内如同暴风雨一样肆虐。

这种感觉让媛熙欲罢不能,但是这样被表弟压着,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可杨羽太重了,自己完全没力气去挣开,一狠心,一慌,一冲动,竟然咬了下去。

啊!

杨羽当即舌,头一股剧痛,本能得放开了表姐,鲜血顺着嘴巴流了出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媛熙本来火气还在头上,一看杨羽满口是血,马上想起这咬舌自尽的场景,把刚才被表弟强行欺负的事忘得干干净净,急忙站起来,去查看杨羽的伤情。

杨羽被咬破了皮,出了点血,伤势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但这可是让他逃脱刚才强行欺负表姐罪行的好机会啊,还不赶紧装得痛苦无比的样子,甚至夸张得整个身子倒在地上卷成一团。

媛熙这下子更慌了。

“表弟,表弟,你不要吓表姐,表姐是无意的,谁让你欺负表姐,表姐还是初吻吗。”看着杨羽那般模样,媛熙的心一下子悬了下来,刚才的火气全没了。

“初吻?哈哈”卷缩在地上的杨羽抬起了头,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嘴巴里哪里还有什么血啊。

“哦,你个臭表弟,又骗表姐,啪死你啪死你!”说着双手狠狠得拍打着杨羽:“我恨死你了。”

“哈哈,初吻哦!”杨羽又一次强调了下初吻,眉头都扬了起来。

“你!”媛熙气死了,气得那个可爱:“不理你了。”

“好了,表姐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杨羽马上转为哄,别看表姐比自己大,但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都需要哄。

“你还想有下次啊。”表姐撅着嘴巴,一下子从一个女神变成了一个乖巧的小女孩。

“表姐别生气了,求你了哦,我真的错了,我现在马上回去计划你的事,肯定做到一路马脚,表姐就放心吧。”

杨羽见已经入了夜,就退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阁楼,躺在床上,心里那个美滋滋的,今晚不仅偷了三表妹的初吻,还强行要了表姐的初吻,尤其是表姐那条香舌,天那,真心是人间极品啊,恨不得含在嘴巴细细品尝。

杨羽躺在床上没多久,竟想着这些事,熄了台灯,窗户的月光银白白得照进来,杨羽辗转了一下,发现兴奋地睡不着,窗户就在床边,就顺势趴到了窗户口。

没想到,这无意中的一趴,竟然看到了满窗的春色!

这不是邻居林依娜吗?她在洗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