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只进去三分之一再忍忍乖:在车后被进入

更新时间:2020-07-01 16:45:35 作者: 来源:[db:来源]

她的直播间叫午夜小猫咪,她经常摆弄出一些露骨的姿势,说一些露骨的话,让粉丝们给她打赏,给她钱。

有一次我偷看她直播,被她发现了,她就骂我:你要是敢把我直播的事说出去,我就把你赶出去!

我很生气,索性我也申请了个小号,到她的直播间去,装作她的粉丝。

每天看她那么诱惑的姿势,我就受不了。

那天我直接往账户里充了一千块钱,一口气儿给她刷了五百的礼物,她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劲儿的说着谢谢亲爱的,我心想真是个拜金女,见到钱知道叫亲爱的了。

我调戏了她一会儿突然心里一动,给她发私信说:“美女,给你刷这么多礼物,能给张裸照不。”

她回了句哥哥你坏死了,问我最多能打赏多少,我说这得根据你发照片的尺度来,实话告诉你,我是房地产老板,不算多富,但三四千万还是有的,要看爽了,给她打赏个十万八万的都不成问题。

表嫂一听顿时兴奋起来,问我真的假的,我说:“当然真的,没见我出手那么阔绰嘛。”

她没再回我,我以为被她看穿了呢,但没一会儿手机一震,见她给我发来一张照片,给我看的差点喷血,只见表嫂发过来一张穿着透明黑纱情趣内衣的自拍照,是她站卧室里落地镜前照的,虽说三点被遮住了,但照片中清晰可见表嫂半圆的胸部和修长结实的大腿。

文学

我感觉血往头上冲,立马来了感觉,手不自觉的伸到了下面,开始撸了起来。

见我没反应,她问我,“这张怎么样。”

我强忍住冲动,又给她刷了两百块钱的礼物,说:“这张照片尺度太小了,能不能发张裸照?”

发过去后她没再理我,只是自顾自的在直播,我有些心急,跟她说,“你要不愿意就算了,我去给其他女主播刷去,好多人还求着我看她们直播呢。”

见我离开了房间,表嫂急了,私信我说她没说不给,问她要真发我,我能给刷多少钱,我一见有戏,顿时兴奋起来,很大方的说,“起码五百。”

她用撒娇的语气回复说,“人家这么好的身材就只值五百啊,怎么说也得八百吧。”

我心想她够贪的啊,一张照片就八百,外面找个商务模特弄一下才多少钱啊,不过为了装的很有钱,我很痛快的答应了,说,“八百就八百。”

她要了我QQ号,加上后说让我等等,手机没存照,一会儿直播完了现拍发给我。

等待的时候我既焦急又兴奋,过几分钟就跑趟厕所,趁机看眼表嫂卧室的情况,后来估计被表嫂听到了,伸出头来骂我说,“李白!你十点前要不睡觉我抽死你!”

为了规范我作息,表嫂规定我十点前必须关灯睡觉。

我见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关了灯躲被窝里玩手机,等表嫂直播完后我直接在扣扣上给她发了个两百的红包,问她现在能给我拍照片了吧。

表嫂给我回了个害羞的表情,说,“你坏死了,等我五分钟。”

果然,不到几分钟她就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我一看顿时热血沸腾,鼻血都差点飚出来。

只见照片上的表嫂一丝不挂,是侧着身子对着镜子拍的,修长的美腿和臀部的完美曲线分外诱人,但遗憾的是上身表嫂抱着一个抱枕,把整个胸前给遮住了。

我强忍着激动回她说,“美女,你这不耍我嘛,咋还把上头遮住了。”

表嫂直接给我发过来语音,说,“哥哥,看你猴急的,咱总得一张一张来,你把这张的礼物给刷了呗,你刷完我再给你发更好看的。”

我心想表嫂可真够贪婪的,不过一想到接下来的照片更劲爆,我也不管啥钱不钱的了,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绑定好银行卡后直接给她发了个红包。

她见我只给她发了九十九,骂我抠门,不过立马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看到这张照片我差点兴奋的炸了,感觉血直往头上涌。

这次的照片里没了抱枕,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丁字裤,虽说表嫂故意把灯的光线调暗了,但胸前的圆润还是一览无遗。

我心里忍不住赞叹,经常运动的身材就是不一样,看着就有弹性,想着平日里高高在上打我骂我的表嫂竟然拍这种照片给我看,我心里说不出的暗爽,从被子下面掏出私藏的表嫂的黑丝袜对着照片狠狠的爽了一发。

接下来几天晚上我都会在关灯后躲被窝里偷偷看会儿表嫂的直播,刷几个礼物,调戏下她,我还特地把昵称改成了“白哥哥”,听她嗲嗲的叫着“谢谢白哥哥”我心里就特别的爽。

看完直播我都会对着她发给我的那两张照片弄一发,给表嫂纳闷的直嘀咕,说这几天家里用纸怎么这么快。

俗话说,常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天表嫂结束直播后我照常准备好卫生纸,翻出表嫂的照片打算爽一下,结果这时门眼儿突然传来一阵细小的响动,我心里立马咯噔一下,猛地把手机塞到被窝里,但还是晚了,表嫂撞开门的同时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拽着我被子一掀,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手机,照我脸上就是一巴掌,指着我就骂:“李白,几点了?!”

说完她照我身上又蹬了一脚,接着低头去翻我的手机。

我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一个劲的说我错了,伸手去抢手机,表嫂一脚把我踹开,我一下瘫在床上,心想完了。

表嫂看到手机上自己的照片后瞬间火了,神情都扭曲了起来,眼神里似乎都要喷出血,尖着嗓子吼了声,“李白!你活够了吗!”

话音刚落,她一下把手机甩到了我脸上,正好砸我右眼上,我顿时感觉眼前一黑,疼的眼泪立马出来了。

表嫂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疯了般抓起桌上的木质书架不停地往我身上砸,我抱着头蜷缩着身子任由她打,不知过了多久,表嫂打累了才停下来,披散着头发抹了下头上的汗,让我跪在地上,怒不可遏的问我说:“照片是哪儿来的,你是不是偷翻我手机了?”

我点点头嗯了声。

表嫂拿高跟鞋踹了我一脚,说:“我是你嫂子你知道吗?!”

我低着头不停颤抖着声音说我错了。

表嫂冷哼声说:“错了?错了就行了?你现在能偷我的照片,以后就能把我的人给偷了,我这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啊!”

我一听表嫂要赶我走,赶紧哭着求饶说,“表嫂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表嫂神情冰冷,没有丝毫的同情,一把把我拽起来,拉到客厅里,打开门用力把我推了出去,冷冷说:“回去问你那醉鬼老爸要一万生活费,要不然就永远别回来。”

说完她删掉照片顺手把我手机扔了出来,砰的一声把门摔上了。

我在门外哭着敲门说我错了,恳求她饶过我这一次,但是表嫂压根不理我,我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被赶出去以后,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只能在网吧里凑合过夜,顺便买几个包子对付一下,白天还是照常去学校上课。

这样过了有两三天,那天放学后我先去买了俩包子才往网吧走,路过一家西餐厅的时候发现一个身影特别的眼熟,很像表嫂。

她当时戴着副黑色的大墨镜,穿着一身黑色修身连衣裙,大波浪卷儿随意的披散在肩头,虽说看不清她的脸,但从衣服和举止上我能断定是表嫂。

她在门口玩着手机不时抬头张望,好像是在等人。

这时一辆香槟色的宝马车停在了表嫂跟前,车上下来一个瘦高的男生,表嫂立马迎了上去,笑着挽住了那个男生的胳膊。

我有些震惊,那个男生明显不是表哥,表嫂为什么跟他动作这么亲昵?!

因为那个男生背对着我,我也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他们进餐厅后我就蹲对面一边啃包子一边等。

过了很长时间他俩才出来,看到那男生脸的时候我直接呆住了,竟然是我们学校的花大少沈俊良,我同桌余菲菲的男朋友!

沈俊良长得挺高挺帅的,家里很有钱,比我们高一届,在高二混的很开,是我们学校很多女生的暗恋对象,听说他初中时就谈过好几个对象,而且都特别漂亮,之所以跟余菲菲好,也是因为她是我们高一最漂亮的女生。

看着沈俊良搂着表嫂的腰,我顿时五雷轰顶,知道表嫂是出轨了,而且还是出轨的一个中学生!

我一时间有些不敢接受,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俩人有说有笑的,嫣然一副小情侣的模样,沈俊良的手还时不时的在表嫂耸翘的臀部上游走。

我偷偷的跟着他俩,感觉非常的气愤,心想亏我这几天还对表嫂抱有愧疚之情,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他们俩经过一片待拆迁的平房区时,沈俊良拉着表嫂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胡同,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一处拐角,沈俊良见没人,一把把表嫂按到了墙上,扑上去就亲,手一下掀起表嫂的裙子,在她白皙的大腿上来回摸着,另一只手在表嫂的胸前用力的抓着。

沈俊良的呼吸越累越重,动作也越来越粗鲁,身子紧紧的把表嫂压在墙上。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热血沸腾,既有愤怒又有种偷窥的快感,没想到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表嫂竟然任由一个高中生如此蹂躏。

我手不自觉的有些发抖的摸向自己的裤兜,碰到兜里手机的时候我心里顿时一动,连忙掏出手机对着他们俩录了起来,直到小视频拍了好几分钟,我这才停下。

他俩越亲越火热,沈俊良的手顺着表嫂的腿一路摸到了表嫂的私密位置,伸手要拽表嫂的内裤,被表嫂一把抓住了,说:“你疯了么,光天化日的。”

沈俊良不死心,说:“这儿又没人。”

表嫂一把推开他说不行,接着整理下衣服,左右看了一眼,我吓得赶紧往回一缩头,以为她看见我了,转身跑了。

跑出去好远我才停下,心里有些挣扎,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表哥,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找表嫂谈谈,看看她啥态度。

我没回网吧,直接回了家,坐楼道里等表嫂,心想如果她今晚不回来了的话我就这事儿告诉表哥。

但我等了没多久,表嫂就回来了,见到我后脸立马板了起来,说:“钱要来了?”

我摇摇头说没有,表嫂一脸厌恶的说,“没钱就给我滚。”

进屋后她刚要关门,我一把把门推住了,说我有话跟她说,她瞬间火了,照我腿就一脚,说:“说你妈,没钱赶紧给老娘滚。”

我见她这态度,有些生气,说,“钱我没有,但我有个视频。

表嫂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说什么视频不视频的,她要的是钱,让我赶紧滚。

我没说话,直接掏出手机把手机里的视频播给她看,表嫂脸色瞬间一变,一把把我手里的手机抓了过去,看了几秒后立马回身甩了我一耳光,满眼怒火,颤抖着身子说:“你跟踪我?”

说完她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用高跟鞋跺了个稀碎。

我看着近乎暴走的表嫂心里吓得不轻,但还是强做出镇定的样子,说:“表嫂,你把手机踩碎了也没用,我早就在邮箱里留好备份了。”

表嫂有些气急了,一把抄起脚上的高跟鞋,扬手要往我脸上扇,我下意识的一缩脑袋,但此时她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接着一指屋内,让我进屋。

进去后表嫂反手把门锁上,眼神冰冷的盯着我说:“这件事除了你外还有谁知道?”

我说我谁也没说,就我自己知道。

表嫂这才松了口气,说:“钱我不要了,只要你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别告诉你表哥,我就让你继续住在这里。”

经历过这几天乞丐般的生活,她说的这个条件确实很让我动心,我想了想,小声问她说:“表嫂,那你以后还跟沈俊良来往吗?”

表嫂眼神瞬间犀利起来,冷冷说:“这是我自己的事儿,跟你没关系,你装作不知道就行。”

一想到沈俊良的手肆意在表嫂身上游走的那一幕我就非常的不甘心,不明白同样作为一个高中生,凭什么他既有个校花对象,又能勾搭上表嫂这种极品尤物,而我却只能任由同学和表嫂辱骂。

看着面前一副趾高气扬神情的表嫂,我内心顿时升出一个邪恶的报复念头,生出这个念头,我的身子都情不自禁的抖动起来,颤抖着声音跟表嫂说:“表嫂,你要想继续跟沈俊良来往,也想我帮你瞒着表哥的话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表嫂冷冷的说,“大了你的狗胆了,你还知道提条件了。”

骂归骂,说完她还是问我什么条件。

我紧紧攥着拳头,手心里全是汗,指甲已经掐到了肉里,鼓足勇气颤声说:“你跟沈俊良做过的事,也要跟我做。”

我话音刚说完,表嫂照我胸口就是一脚,给我踹的半天没喘上气来,她撕着我耳朵破口大骂,“死瘸子,你疯了吧?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我心想话已经说出口了,都是死,索性闭着眼小声说:“你要不答应,我就把视频发给表哥,然后再发表到网上。”

表嫂气的脸胀红,说信不信报警来抓我。

我颤抖着身子说:“抓吧,正好我把录像也交给警察。”

“你……”

表嫂见我软硬不吃,犹豫会儿态度终于软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我说:“实话告诉你,别以为拿你表哥要挟我我就怕你,你那个表哥压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外面的事儿我全都知道,还有,我跟沈俊良在一起就是为了骗他的钱,我俩从来没上过床。”

我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心想骗谁呢,都亲成那样儿了还没上床,还说表哥不是好东西,真会编。

表嫂见我不信,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跟你上床我是不会答应的,我最大的让步就是用手帮你,而且每周只能一次,要不你就把视频发给你表哥吧。”

我见她态度坚决,心想用手也行啊,那也够爽的了,点点头说,“行,那一言为定。”

等我洗完澡后表嫂就穿着睡衣去了我屋,让我躺床上脱下裤子来,接着蹲在旁边开始伸手帮我,我心跳陡然加剧,血直往脑袋上冲,不敢相信平日里高高早上的表嫂此时竟然蹲在我帮我解决生理需求。

因为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加上表嫂的手实在太白太嫩了,没几下我就缴械了,表嫂一脸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一边抽纸擦手,一边说:“跟你那个废物表哥一样没用。”

我躺床上闭着眼睛美的不行,在她起身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喊住她说,“表嫂,你下次能穿丝袜和职业短裙来么?”

表嫂冷声说:“美的你!”

说完一下摔上了房门。

她嘴上虽这么说,但第二周来的时候却真穿了丝袜和黑色职业套裙,一副OL的装扮,我瞬间来感来的不行,这次好半天也没解决,表嫂有些急了,答应我摸着她的大腿,这才很快结束。

这次直接给我爽飞了,晚上做梦都是甜的,脑子里全是表嫂紧致顺滑的大白腿的触感。

从此以后我每周都特别期盼周末的来临,盼望着表嫂的服务。

她每周还是会跟沈俊良见两次面,虽说每次都不在外面过夜,但我心里还是非常的不舒服,而且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还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我爱上表嫂了。

后来我才知道表嫂跟沈俊良也是在直播上认识的,粉丝榜第一位那个打赏最多的就是沈俊良,表嫂确实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的,但至于俩人发没发生过关系这个还不确定。

我心想表嫂不是喜欢钱吗,那我以后就使劲赚钱,她也就会对我好了。

我对表嫂越来越喜欢,对沈俊良自然也就越来越讨厌,每次见到他装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在我们班门口给余菲菲送东西,我就特别的生气,感觉他就是个披着光鲜外表的衣冠禽兽,我敢肯定,除了表嫂和余菲菲,他肯定还勾搭着其他的女人。

要不是答应过表嫂,我非跟余菲菲揭穿他不可。

那天他又来给余菲菲送东西的时候,我们班几个女生在旁边小声议论说,“沈俊良真帅啊,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我没忍住,小声嘟囔了句,“帅个屁,渣男一个。”

其中一个叫马惠的女生听到后笑着说:“李白,你是不嫉妒人家长得帅啊。”

我哼了声没说话,她问我,“你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不。”

我说:“有啥不敢的,沈俊良就渣男一个。”

我说完马惠和那几个女生捂着嘴偷笑,我有些纳闷,见她们望向我身后,我也赶紧回头,只见余菲菲正铁青着脸看着我,我脸顿时一红,刚想说话,余菲菲抓起桌上的课本就砸到了我头上,骂我说:“死瘸子,你刚才说什么?”

这时正好上课铃响了,老师也进来了,她才不解恨的瞪了我一眼,小声说让我等着。

好在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我就逃也似的跑出了教室,怕她找人打我。

下午上学的时候我郑重给她道了个歉,说我上午的话是无心的,让她别跟我一般见识。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很痛快的原谅了我,说没事儿,我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第一节课上了一半的时候,余菲菲突然把脸凑过来,笑着说:“李白,我给你带了个礼物。”

我很惊讶,受宠若惊的说,“真的假的啊。”

她点头说真的,说完一把拽开我的裤子,闪电般把个圆鼓鼓的东西塞到了我裤子里,接着猛地缩回手,隔着我裤子用力的一拍,我屁股上顿时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同时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立马扑鼻而来。

余菲菲迅速的举起手,大声说:“报告老师!李白拉裤子了!

她刚说完,班里的同学哄的一声笑了。

我脸噌的红了,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往我裤子里塞的是臭蛋,而且是非常臭的臭蛋,片刻间臭味就蔓延到了整个教室,班里的同学也笑不出来了,捂着嘴干呕,骂我真恶心。

老师也闻到味了,捂着嘴一脸厌恶的看着我,呵斥说:“李白,你上厕所为什么不打报告?!赶紧给我出去!”

我当时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跟老师解释说:“老师我没拉裤子,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