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女人床上活儿好的标准:上课没穿罩子被同卓摸了一节课

更新时间:2020-07-01 16:45:32 作者: 来源:[db:来源]

我干脆放开徐浩,就这样半抱着梅香走在前头,把徐浩一个人留在后面若有所思。



一路回了旅馆,在进去旅馆之前,我瞥眼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假作不知,等进去之后,我跟徐浩和梅香道:“喝撑了,我先去撒泡尿。”



目送徐浩和梅香先回去房间,等他们跌跌撞撞的进去,我才酒意一消,冷着脸往外面走。



旅馆外,赵飞见我出来,立马在阴暗处招了招手。



“东西都拿到手了,这个能让她昏死上最少两个小时,神不知鬼不觉。这玩意更厉害,女人吃了圣女也扛不住,怎么样,我这些东西还行吧,晚上有你小子舒服的了。”赵飞把两小瓶药塞给了我,为以防万一,连里面的药都是双份的。



文学

我眼睛一亮,把药收好,又问他:“那明天的事……”



赵飞没耐心等我把话说话,猛地推了推我:“你放一百个心,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快回去,你今天要是睡不了那女人,过几天我们就都得死!”



我也把所有担心都放回了肚子里去,船到桥头自然直,先顾眼前吧。



返身回了旅馆,明明还有房间的,这两人偏偏就开一个房间,艹他妈的!



要是只有梅香,我有的是手段炮制她。但有徐浩在一旁,虽说他也喝了很多酒,但这会他绝对还有意识,并没有彻底喝醉,有他在旁边,我怕是很多事都做不了。



我心中有些抓狂,有心找个借口让徐浩先去其他房间睡,但等我进去房间时,徐浩已经倒在靠里面的床上呼呼大睡。



这会,梅香反倒有些清醒过来,坐在另一张床上有些不舒服的摇着头。



“要不,我们换个房间睡?”我试探道。



“换什么换,不用钱啊。”梅香显得很是不耐烦,见我坐近了些,更是对我横眉竖眼:“你走开点,别碰着我,晚上你跟徐浩挤一张床好了。”



“凭什么啊,你不是我老婆吗。”我梗着脖子不愿意。



“那也要等我们结婚后再说吧,我清清白白的身子,还不都是你的。”梅香还显得理直气壮,我甚至还听到里面床突然发出一声憋不住的笑。



这徐浩根本就他妈的没睡!



而梅香又是这么个态度,我能怎么整?



我一时有些抓狂,要是今天晚上不睡了她,过几天黄彪怕是就要带人来找我麻烦了。



艹他妈的!



要不是有赵飞送来的药,今天晚上我只怕还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不过现在嘛……



我眼睛眯了眯,假意道:“喝了白酒,现在好渴,我先喝点水再睡。”



我从旁边拿出三个杯子,然后分别倒上温水。



听到哗哗的水声,梅香也有些口干的舔了舔嘴唇。



我背身挡着两人的视线,将情药和迷.药,分别放进了其中的一杯水里面。然后端起了另外一杯,特大声的喝了几口。



“给我也喝点。”梅香忍不住道。



我将装了情药的水给梅香递去,很快,梅香便将一杯水都给喝光。



我又把另一杯水端去给徐浩,徐浩迷迷糊糊的睁开醉眼看了我一眼:“我刚喝了,现在不渴。”



我心中咯噔就是一下,艹!他不喝的话,我晚上怎么办事?!



我真想拿个枕头把徐浩闷死算了,当然,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我咬了咬牙,干脆回身把水给倒了,这水放着可能还会成为证据,反正我每种药都还有一份,要用随时都有。



“我要睡了,你别过来。”梅香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也是酒劲上来,也没脱.衣服,就这样合衣在床上躺下睡了。



“我们也睡吧。”徐浩带着酒意,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我装作也喝多了的样子,晃了晃脑袋,起身把灯和门都给关了。



然后,我便摸着床,走到了徐浩旁边去,也合衣躺下装睡。



我是装醉,而他们晚上,却都喝了不少酒,虽一时还能强撑,但真等挨到床上,却很快便沉沉昏睡过去。



我侧身躺着,等了足足快半个小时,确定徐浩睡着了,这才一咬牙,轻手轻脚的爬下床,往另一张床上的梅香偷偷摸去。

黑暗中,我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很快。



在今天之前,我还是个处男。不久前,我更老实巴交的,连跟女人说话,都会脸红心跳。



而现在,我就要做下我生命中的第一件惊天壮举,我他妈的要将梅香变成真正的女人!



我呼吸急促,身体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我没有急着去碰梅香,而是先在她身旁的床上躺了下来。



旅馆的床不大,也就最多并排睡下两人,梅香背对着我,呼吸微微有些局促。



我虽然心慌的很,但这时我已经没有丝毫退路,我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然后慢慢的伸手,一点一点的往梅香的身上摸去,而当我的手终于成功摸到了梅香的腰线时,我瞬间便惊住了。



烫!



透着惊人的热力!



梅香浑身滚烫,如同火炉。而当我的手落到她身上时,她也只是稍稍扭动了下身子,嘴里发出有些不舒服的呢喃声。



药力起作用了。



我心中一动,手稍稍加力,隔着衣服,摸了下梅香的胸部。



“唔~”



梅香娇哼一声,却依旧闭着眼睛。显然,喝了太多酒的她,这会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而那些情药却激发了她的情欲,让她的身体变得滚烫,及时睡着了,身体也变得极为敏感。



我胆子瞬间就变大起来,一旁的床上还躺着徐浩,我必须快点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我开始给梅香解衬衫的扣子,起先几个还解的比较顺利,到了后来或许是因为衣服撑着的关系,竟是怎么解都解不了,我心中一恼,干脆把用了点蛮力把几个扣子全都给崩开。



接下来,我又将梅香的皮带解开,褪下她裤子时,浑身燥热的梅香甚至舒服的轻叫了一声,吓得我僵在那里半天,直到确定徐浩没醒,这才更加小心的帮她把长裤给完全脱了去。



外衣外裤全都给我扒光,一时间,躺在床上的梅香只剩下了贴身的内衣内.裤,她呼吸如喘,美极了的婀娜曲线在我眼前不停起伏。



我自己这会也兴奋的不行,不等将梅香全部脱.光,我便先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全部脱.光,然后光溜溜的再次爬上了床。



梅香身上滚烫的厉害,我的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刚刚碰到,就听得一声轻哼,梅香浑身难受的蹙紧了眉头。



放心吧,我马上就来帮你!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实际行动更实在。



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愫,直接压在了梅香滚烫如火的身上。



我无心去感受太多的滋味,这个时候,我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很快将她脱了个精光。



我放开了她的嘴巴,朝下面看了一眼,正想找找方位,却没想到梅香竟在这个时候突然情动的叫出了声:“徐浩……徐浩……”



艹她妈的!



我心中又是害怕又是狂怒,这贱女人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想着那个小白脸,她分明是做春梦,梦到了那个小白脸!



隔壁床上传来一丝异动,虽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我还是不由得浑身一颤。



要是被徐浩这个时候起来撞破,那不管事后如何弥补,我想再让梅香变成我的女人,都是千难万难。



这一刻,我的脑子竟是前所未有的灵光,徐浩求财,他对梅香就算有感情,也就顶多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他更喜欢或者说更想娶的,应该是徐馨才对。



只是瞬息之间,我便有了主意。



我伸出两个指头进入梅香的嘴里,让她帮我吮吸指头以至于没空再乱说话。然后我才仿佛是在对梅香说话般,轻语道:“放心吧,徐浩听不到的,我们轻一点就行。你是我老婆又有什么好害羞的,我跟你好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吗?老婆,你放心,我明天早上就把字给签了,到时候房子什么的统统都给你!”



旁边床的呼吸一下子重了起来,原本蠢蠢欲动的身形,也终于不再有动静。



我冷冽一笑,徐浩啊徐浩,你果然是醒着,不过就算被你看到又能怎样,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想要的女人,是如何变成我的人吧!



我再没丝毫犹豫,即便我是菜鸟,但有了以前与徐燕的不成功经验,现在的我,早已找到了失败她母亲。



只是一下,我便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天地!



睡梦中的梅香痛呼了一声,我心中却是更喜,果然还是个雏,这次他妈的赚大发了!



隔壁床上,似乎又传来了些响动,徐浩似乎听到了梅香的痛呼,他是在不甘心?



管他去死!



“梅香,我什么都给你,房子,还有地,我什么都原意写给你,明天,明天我们就去。”



我又最后承诺了一次,似乎是说给梅香听的,实际上却让躁动的徐浩终于彻底按捺了下来。



听吧,既然那么喜欢偷听,你就在旁边好好的听着吧!



我狞笑一声,再无犹豫,在木板床铺上疯狂驰骋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风收雨歇。



但你以为就这样完了?



还早的很呢!



只喘息了几口气,我的骡子便再次昂然而起,战意熊熊。



老子以前被你们叫做牲口,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徐浩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牲口!

床铺继续开始摇晃,吱呀吱呀声一直响了一个多小时。



我只觉得酣畅淋漓,无数个挺着骡子,苦挨着的日日夜夜,我都幻想着有这么一天。



当这么一天终于到来时,我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美好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