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第一次什么感觉详细点男生:带清洗的马桶 高潮

更新时间:2020-07-01 16:45:31 作者: 来源:[db:来源]

我偷偷睁开眼睛,黑暗中似乎是在撩开自己的裙子。

我还没反应过来翻身趴了上来……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了,我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可是又不敢真的睁开眼睛。

可是我发现也就是蹭蹭,几次险过家门,都不得进入。

我心想嫂子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呀?难道在暗示我要帮她?

我心领神会,趁着蹭来蹭去的时候,我精准的一动,冲了上去。

啊!

立刻发出了痛苦的惨叫,颤抖着倒了下去。

我脸色一变知道坏了,感觉不对,竟然还穿着底裤,我撞到布料上了!

尴尬在空气中弥漫,嫂子估计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黑娃,你干啥?”“嫂子身子微微发抖,带着哭腔。

“嫂子,黑娃难受,想尿尿。”对此我只能装傻应付。 “难受死你算了,臭黑娃。”嫂子身子蜷缩在旁边,她有些生气。

我拉开了灯,准备看看嫂子怎么样,可是嫂子一把将被子抓的牢实,盯着我说道,“你要干嘛?”

“嫂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嫂子把头也捂在被子里,喊道,“你先把灯关了,我没事。”

文学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闻言关掉灯,嫂子这才松开被子,把头探出来。

彼此这么一闹,那方面的兴趣大减。

这个时候外面哗哗的开始下雨了,没多时候,黑暗中亮光一闪,一道惊雷从天略过。

我恢复智力之后就不怎么怕打雷了,但这声雷之响,也把我吓了一跳。

嫂子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女人对雷声是毫无抵抗力的,顿时大叫一声,吓得脸色发白,抱着我,瑟瑟发抖。

这时候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不许我开灯了,她全身除了内裤,都脱的一干二净,若是我开着灯,岂不是让她尴尬。

嫂子趴在怀里,胸口丰硕紧贴我胸口,小腹温度又不觉上升,想要对嫂子作些什么,可是雷声紧接而至。

嫂子一声惊呼,把我抱的更紧了。

我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害怕,我心里有些不忍,乱七八糟的念头全都抛弃,只是把嫂子抱的更紧一些,我要保护好她。

雷雨天气,这样的雷声一直轰鸣,竟然持续了大半夜,嫂子也哆嗦了大半夜,最后实在太困了,双双抱在一起,睡着了。

这一觉虽然雷声轰鸣,但我心里特别安静,似乎抱着嫂子,全世界都是我的一样。

东方发白,晨鸡报晓。

“啊……黑娃,快起来,快点。”嫂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睛,天色已经不早了,嫂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做好了早餐。

“黑娃,起床吃饭了,待会你把灶台上的枣子给王大山送去,他们如果问你话你都说不知道就行了。”嫂子叮嘱我。

“晓得喽!”我心里清楚的很,嫂子昨天被骚扰了,今天要是再去王大山家岂不是羊入虎口,所以嫂子让我去送枣,我也非常乐意。

简单的吃了早餐,抓起裤衩穿上,然后穿了沙滩裤,接过塑料袋子,小跑着离开了房间。

我出了堂屋,刚下阶檐,发现王四虎来了。这家伙真的好魁梧,牛高马大的,一米八几的个头,壮得跟小牛犊子似的。

他带着两个跟班。一染着黄毛,一个是光头,一左一右的跟在王四虎屁股后面,跟哈巴狗似的。

王四虚压根没看我,也没看我手上的自封袋,对两个跟班打个手势,迈开粗壮的腿子,径直向堂屋门口走去。

我刚要过去拦他,黄毛和光头一左一右的挡住了我。 “他要是乱动,就好好的收拾他。”王四虎霸道的说。

黄毛两人没吱声,彼此对望一眼,哈巴狗似的点着头。

王四虎满意的笑了,甩开腿子上了阶檐。

“嫂子,臭老虎来了,他要打黑娃。”我扯开嗓子大叫,就是要提醒嫂子。

老虎是王四虎的绰号,村里好多人在背后都叫他老虎。表示他像老虎一样强壮和凶猛、狠辣和残暴。

“你们两个,是猪啊!他叫得这样大声,给我好好的收拾他,让他乖乖的闭上鸟嘴。”王四虎扭过头,狠狠瞪了黄毛两人一眼,然后跨过门槛,进了堂屋。

“嫂子,臭老虎进堂屋……啊!”我压根顾不上自己的安危了,扯开嗓子叫得更大声了,脸上突然挨了一拳,惨叫着跌了出去。

“反正虎哥发话了,往死里打。”光头不等我站稳,冷笑扑出,一记撩阴脚狠狠的踹了过来。

啪!

我小腹重重的挨了一脚。

轰!

我踉跄着后退,连退了六七步还是没站稳,撞在坝子边缘的黑桃树上,后脑门一阵刺痛,一头栽在地上。

“看我的。”黄毛狞笑着冲了过来

;黄毛的速度好快,两个起落就冲了过来。

我反手在脑后摸了把,满手是血,抓着树子,摇晃着站了起来。

我抓住树子的瞬间,手上的血液突然被树杆吸收了。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热流透过掌心涌进了我体内。

那股热流宛如怒潮般的在体内疯狂的奔腾着,我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每个细胞都在不断的膨胀,跟吹气球似的。

恰在此时,黄毛的拳头轰了过来。

“死来!”我不闪不避,一拳轰了出去。

轰!

硬碰硬,没半点花俏,高下立分。

我只晃了几下,黄毛不断倒退,最后仰摔而倒。

“臭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嫂子愤怒的声音:

“王四虎,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王四虎浪声说。

“黑娃,快来帮嫂子。”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这件事,我管定了。”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