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别再动了我要忍不住了:老王儿子女朋友小丽

更新时间:2020-07-01 16:45:25 作者: 来源:[db:来源]

他是她姐林心怡的未婚夫,自小定的娃娃亲,顾老先生临终遗愿,让顾靳衍必须娶林心怡为妻,否则不能继承全部遗产。

秦苏长睫颤了颤,摸索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顾靳衍,祝你幸福!”叮。

顾靳衍很快回了一条信息。

文学

“只有在你又白又香的身上,你的小手勾着我的脖子让我用力,再用力,我才会姓.福!”如此露骨直白的话,气得秦苏差点砸了手机。

“你倒底想怎样?我死也不会做小三的!”“不做小三,那就做我的情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身体。”无耻至极!秦苏再也忍不住,气冲冲地回拨了回去,电话刚接通,就被挂断了。

转眼,顾靳衍又回复道:“不要给我打电话,我不方便接听。

还有,上了我的床,就没那么容易下!”秦苏气的手抖,正要将顾靳衍的电话拉黑,界面上又跳出了一条消息:“敢将我拉黑,让你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砰。

手机直接砸到了墙上。

她是爱他,可还没到下贱的地步。

她原本只是偷偷爱着他,因为他是她未来的姐夫。

是她爱而不能得的人!直到半年前。

那个晚上,秦苏被醉酒的顾靳衍压在了床上,他说,秦苏,勾引姐夫,够下贱的。

她拼命的挣扎,但最后还是被他撕碎了衣服……事后,他冷笑地瞥着那抹血迹,轻描淡写的砸下一句话,做戏做全套,连膜都补了,既然是补的,那就不值钱了。

三张纸币自然落在她身上。

怪疼的。

此后,不管她愿不愿意,顾靳衍总是随时要她,变着法子折磨她。

她解释,她拒绝,他却扔给她几张床照,“乖乖听话,否则,你的亲朋好友人手一份!”


秦苏睁眼到天亮,恍惚了好久,才意识到今天是顾靳衍和林心怡的婚礼。

他真的、真的要结婚了。

房门被人猛地踹开。

“姐,你、你想干什么?”秦苏裹紧了被子,惊愕出声。

“呵,我想干什么!整个林家都是我的,你只是个有妈生没妈养的野种,还敢跟我抢男人?呸,不要脸!”林心怡神色鄙夷地看着秦苏,眸底尽是疯狂的嫉妒。

秦苏双手攥紧被角,骨节泛白。

林家?野种?这些字眼将她刺的鲜血淋漓。

这里本是秦家,却被她的生父,也就是秦家的上门女婿林振鸠占鹊巢,在妈妈离开后,秦家彻底变成了林家。

再后来,她就多了一个后妈和姐姐。

见她默不作声,林心怡将手里的礼服砸到秦苏脸上,神情狠戾:“昨晚,我全都看见了。”秦苏的脸霎时惨无血色。

“你被顾靳衍脱光了,摁在玻璃上,毫无尊严地被上。”林心怡眼底迸射出骇人的嫉恨,“他甚至像狗一样把你丢在地上,你比下贱的继.女还不如!”秦苏止不住的颤抖,羞愤、屈辱、不堪瞬间涌上心头,逼的她无处遁形。

“那又怎样?”她忽地勾起妩媚的笑,故意露出身上的青紫吻痕:“姐,是你的男人非要缠着我,他喜欢那种调调,我自然要配合!”“你……”林心怡气得直哆嗦,忽然跌倒在地,捂着脸嚎啕大哭。

秦苏来不及反应,就听到熟悉而急促的脚步声。

顾靳衍快步走到林心怡身边。

“心怡。”“靳衍,不,不是真的。”林心怡满脸泪水,用力地揪着顾靳衍的衣服,“你和小苏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们没有在一起,她身上的吻痕也不是你留下的,她在骗我,她是骗我的。”林心怡哭的声嘶力竭,将那件白色礼服往秦苏手里塞,“小苏,你穿上它,穿上它,你是姐姐的伴娘,你只是伴娘,你跟靳衍没有任何关系,你会真心祝福我们的,你刚才只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你在开玩笑,你在骗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秦苏清楚的感到顾靳衍的眼神,越来越冷。

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似要印证什么,勾出如花笑颜:“姐,我没有骗你,我和这个要娶你的男人上过床了,很多次。”顾靳衍,你会不会取消婚礼?“秦苏,你够了!”顾靳衍冷斥。

“你们……我成全你们,婚礼取消。”林心怡哭着推开顾靳衍跑了出去。

顾靳衍看也不看秦苏一眼,急忙追了出去。

半小时后,顾靳衍去而复返。

他冷冷地盯着秦苏,伸手抽出一根烟点燃,忽明忽暗的微光令人心里发怵。

秦苏本能地感到后怕,蜷缩起身子:“是她故意挑衅,我不想的。”他吐出一圈圈烟雾,冷笑:“是我非要缠着你,是我喜欢那种调调?秦苏,我真是低估了你。”秦苏不吭声。

他竟然听到了。

顾靳衍指尖夹着燃烧的香烟,深吸了几口后,一把扯开秦苏的衣服,将烟头摁在她白皙的胸口。

“啊。”秦苏痛苦地叫出声,疼的瑟瑟发抖。

顾靳衍并没轻易放过她,直到烟头的火光完全熄灭才随手扔在了地上。

看着她白嫩的肌肤渗出丝丝血迹,渐渐凝成一个丑陋的疤痕,顾靳衍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他贴着她发颤的身子,如魔鬼般在她耳边轻呢:“你很不乖,这是对你的惩罚,也是专属我的烙印!我的女孩,要听话才对!”

他的声音很低,很温柔,却让她怕到了骨子里。

忍受着肌肤灼烧的痛苦,秦苏嘴唇直哆嗦,“我会听话。”“其实,每次都是你的双腿紧紧缠着我,怎么也不松开,小苏,你忘了吗?”他拍拍她的脸,轻声道。

秦苏点头:“是,是我缠着你。”缠着你不放。

但我会学着去放手,放弃对你十五年的爱,整个青春的爱。

“穿上礼服,打扮漂亮点,做你姐的伴娘。”秦苏怔住:“好。”一个‘好’字说的极其艰难。

“要乖,不能惹你姐不开心。”秦苏笑着点头。

顾靳衍满意她的顺从,俯身亲了亲她的唇,方才转身离去。

啪嗒。

伪装的坚强卸去,眼泪掉在手上,秦苏伸手擦掉,不哭。

烟烫的疼,她都没哭,没道理现在哭,她其实早已习惯了林心怡低级的陷害,习惯了这个家对她的漠视,也习惯了顾靳衍的……欺负。

婚礼一切如常。

林心怡羞涩地挽着顾靳衍的手,笑的甜蜜而幸福,而顾靳衍时而温情凝视,时而温声细语,羡煞众多少女心。

“哇,新娘子好幸福。”“新郎帅气多金,还深情专一,世上少有啊。”秦苏呆滞地捧着戒指盒,嘲讽地勾唇。

深情专一?顾靳衍对林心怡是够专情的。

“交换戒指。”神父微笑道。

秦苏回神,上前将盒子伸到顾靳衍跟前,硬挤出一丝笑容:“姐夫。”顾靳衍皱眉,眸光一片阴郁。

眼前的女人一袭纯白裹胸小礼服,将她性感的曲线展露无余,丰胸,纤腰,翘臀,大长腿……精致的面容,勾人的身材,引得在场男士频频侧目。

该死!她倒真听话,将自己打扮的漂亮妖娆,肆无忌惮地勾引男人。

看到顾靳衍的视线一直落在秦苏身上,林心怡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靳衍。”顾靳衍自知失态,立即取出戒指,戴在林心怡手上。

林心怡伸手,状似无意地在秦苏眼前晃了晃,颇有显摆的意味,“好大的钻戒啊,小苏,你也要早点找个好男人嫁了。”“谢谢姐,我会的。”秦苏自嘲地勾了勾唇角,退了下去。

她站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各种秀恩爱,终究还是落荒而逃。

顾靳衍,终于还是成了别人的丈夫,成了她的姐夫!秦苏打开手上的纸条,顾靳衍暗中塞给她的,是家酒店的名字。

“希尔顿酒店,208,晚上。”嗤笑一声,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新婚夜,难不成还想上演一人御二女的戏码?秦苏只觉整个人疲惫到极致,身累,心更累,只想睡个地老天荒,什么都不想。

睡的正香时,被持续的手机铃声吵醒。

“喂,你他妈谁啊?”“我。”“不认识。”秦苏嘟嚷着,明显没睡醒的状态。

“顾靳衍。”秦苏惊的魂飞魄散,困意全无,小心解释:“我身体不舒服,才没有去酒店。”很没骨气。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该找的人是林心怡,她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静默几秒后。

顾靳衍冷冽的声音从话筒传来,“秦苏,我在楼下……”

林振和杨美舒在家,秦苏不敢将事情闹开,只得答应:“好,我下来。”匆匆挂断电话,她刚走到客厅,就被林振叫住,“小苏,这么晚了,去哪儿?”“我,有朋友约唱歌。”杨美舒冷嘲热讽道:“小苏,今天你姐结婚,白天就提前跑了,也不帮帮忙,晚上倒有时间唱歌了?”秦苏不想继续听继母的嘲讽,快步走了出去。

“哎,老林,你看她这态度,肯定是要去跟男人鬼混,跟她妈一个德性……”“行了,少说两句。”……顾靳衍一把将秦苏拽进了车里,埋首在她颈间,蹭着:“今晚陪我。”浓烈的酒精刺鼻,秦苏还来不及拒绝,就被他锢着双手压在了座椅上。

“小苏,我想你,我要你。”秦苏脑中一片空白,自动忽略掉最后三个字。

他说,小苏,我想你!怔愣间,顾靳衍已经扯开她最后的驻防,狠狠地撞了进去,没有爱抚的身子干涩,顾靳衍举步维艰。

他难受,她也疼。

“乖,放轻松。”顾靳衍手兜着她的后面,诱着她,惑着她,温柔地挑逗着她。

从没哪个女人让他有如此快感,她像致命的罂粟花,美好的要命,也毒的诱人。

在男人的柔情攻势下,秦苏的身心皆在沉沦,明知泥足深陷,却无可自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