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走绳折磨颤抖:啊宝贝我们去阳台好不好

更新时间:2020-07-01 16:45:23 作者: 来源:[db:来源]

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保密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在协议期间南方需辞去工作,服从女方安排住在女方家,直到受孕后才能离开。

男方必须对此事严格保密,如有违约需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点,我忍不住眉头一皱,可还是选择签下了这份协议。

文学

签订了协议后,她很快就给我转了三十万,收到钱我直接转给了家里,补上手术费那一刻我才暗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别墅就只有吴敏一人,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事并没有在场。

吴敏今天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随意侧躺在沙发上,看到那两条微微露出的雪白美腿,我心头一阵火热,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任我为所欲为……

虽然我心中充满了期待,可看到我来了后,吴敏立即起身,顺带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

老子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是来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还瞧不起老子,等受孕开始,老子一定会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我脸色憋得通红,可仍然忍住了心底的火气,最终没有爆发出来。

吴敏看着我,轻蔑的冷笑,随手指着一楼的一个房间,嘴里说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没事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更不准上二楼,明白吗?”

我强压住心底的火气,住进了那个房间。这房间据说以前是保姆住的,据我判断可能是因为借种的事情,怕人多嘴杂,将保姆给辞退了。

进了房间,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以刚才吴敏对自己态度看来,这三十万并不好赚,而且在这过程中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上午的时候,吴敏出去了一趟,带了一个小保姆回来,是个贵州妹子,名叫霍小燕,个子不高,不过挺白净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防贼似的看着我。

看她这样子,分明就是找回来监视我的。

午饭是霍小燕做的,口味还不错,有鱼有肉,据霍小燕说这是吴敏吩咐的,一定要给我补充好营养,以后的饭食,都会按照这个标准来。

听了霍小燕这番话,我翻了翻白眼,心里颇为不屑,借个种还得整这么多幺蛾子,难不成还怕老子不举吗?

当然这么好的伙食我也不会反对,不吃白不吃,就当吃地主老财了!

吴敏中午的时候就出去了,别墅里就剩下我和霍小燕两个人,我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总觉的有双眼睛防贼似的盯着我,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想了想,我决定先搞定这个小保姆。

不过令我失望的是,这霍小燕脑子里只有一根筋,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任我怎么跟她套近乎,她就是用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我,让我恨不得拿块板砖在她脑门子上来一下。

搞定小保姆的计划失败,浪费了我半下午的时间,我也算是彻底死心了。

吴敏晚上很晚才回来,本来要睡着的我瞬间来了精神,期待着吴敏叫我去完成借种的任务,既然已经拿了钱,就得有随叫随到的准备,更何况她还是个成熟性感的美女,不浮想联翩才怪。

可等了很久吴敏也没叫我,虽然如此,我却睡意全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吴敏那性感的娇躯。

约莫大半个小时后,别墅内忽然隐隐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夜挺深了,别墅里几乎落针可闻,这阵声音虽轻,可我还是依稀辨别出来的,那分明是女人做那种事儿时的叫声。

虽然作为处.男,没有亲身经历过,可在大学时同一寝室的狼友们也会偶尔观摩和讨论一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所以我对这种声音并不算陌生。

依稀可辨的声音回荡在耳畔,本来就难以入睡的我瞬间感觉什么肾上腺素啊的急剧上升,然后我就悄悄的开门走出了房间。

顺着声音的源头,借着昏暗的夜光灯瞟向二楼,我发现那正是吴敏和她老公的卧室。

那种带着压抑而又兴奋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而且在客厅里我听的更真切了。

可吴敏的老公并没有回来,怎么会有这种声音,难道是吴敏自己在……

楼上的声音越发低沉和急促,听的我心里像有一只小猫在挠啊挠的。

上去看看?稍加犹豫我一咬牙,还是打算上去看看。这时候不看白不看,至于吴敏警告过我不准上二楼的话,早就被我扔到了下水道。

我迅速的用目光扫视了一下整个一楼,并没有发现小保姆的身影,在确定她应该睡熟了后我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在吴敏的房间门前停了下了。

这时候房间里的声音更加撩人,比在公司听秘书小丽那回更加高低婉转,荡气回肠。

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了门把手上,我惊喜的发现房门竟然没锁,颤抖着手,我轻轻的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吴敏的卧室很大,一张豪华的双人床也正好没有正对房门的位置,而是放在了房间左边靠窗的位置,如此的摆设也正好为我的偷.窥提供了绝佳的角度。

甚至只要房门只要打开一条缝隙,那张大床上的景物就一览无余了。

柳青瑶!她怎么在房间里?

房间里的灯没有关,我一眼就看到了吴敏和柳青瑶跪坐在床的中间,两个人正抱在一起玩亲亲,双手也没闲着,上下游.走,互相触碰着彼此的一些敏感地方。

由于角度的原因,我只能看到吴敏大半张脸,发现她此时的表情及其陶醉,一丝丝的声音也随之从她嘴里传了出来。

不得不说吴敏的身材是真的好,胖瘦适中的黄金比例,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就嫌瘦,在略带粉红色的卧室灯的映照下,那白如羊脂般的肌肤仿佛透着桃花一般的红润,胸前两.团颤巍巍仿佛已经到了瓜熟蒂落的时节,呈外八字挂在那里,让我有种恨不得冲上去咬两口的冲动。

我的目光慢慢转向柳青瑶,不由的一阵可惜,角度不好,柳青瑶给我的只是半个后脑勺,柔顺的青丝略显凌乱的挡住了半个背。

不过柳青瑶的身材也是很棒的,不同于吴敏的成熟,柳青瑶给我的感觉,就如她的年龄般,透着那种青春的朝气,胸前比之吴敏略小。

可能是因为还未久经开发的缘故,她的声音带着丝丝带着青涩,可也同样撩人。

如此场面,看的我是热血沸腾,恨不得就立即冲进去,直接让吴敏借种。不过我知道,此时绝不是最佳时机,弄不好就得鸡飞蛋打。

饭要一口一口吃,借种也要一步一步来,反正已经是锅里的菜,早吃晚吃都是一样的,最后我依依不舍的将房门轻轻的关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去后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依稀可闻的低.吟声,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伴随着这种声音,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充满了我的脑海,即使到了下半夜,上面已经结束了,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

折磨人啊!

这一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

客厅里,吴敏早就起来了,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她的气色很好,我没看到柳青瑶,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

“昨晚上没睡好吗?”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

居然关心起我来了,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谢谢。”

“你别多想,我的关心……你懂的。”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神情十分不屑。

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她不是关心我,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也许在她眼里,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

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刚换地方睡不好。”

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脸色也更加冰冷,仿佛挂了三层寒霜,“哼,我告诉你,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

我瞥了一眼吴敏,心里冷哼,钱早就成我爹的手术费,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再说就是不为了钱,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我也会不遗余力的。

想到这里,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隔着宽松的睡袍,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

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怕露馅,没敢多看,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

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一晚上没睡,我也饿的不轻,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

一方面确实有些困,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这叫有备无患。

这一觉,我直接睡到天黑,午饭也没出来吃。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一脸不忿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心生怨恨了。

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我很不待见,反正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

吃饭的时候,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我都没理她。我估摸着这一天,给她闷的也不轻。至于她,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

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就得想办法治治她。

晚饭过后,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两个人脸色发红,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走路还打着拐,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而且喝的还不少。

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

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玩不起来了,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我出来的时候,柳青瑶已经离开了,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不过我敏锐的发现,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

老公不行,只能做拉拉,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渴的,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

早饭过后,吴敏又要出门,我叫住她,嘴里说道,“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着,我想出去走走。”

吴敏眉头一皱,冷声说道,“协议上写的明白,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

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要出去!

“一直闷在这里,我心情不好,精神状态也不会好!”我目光盯着吴敏,有些倔强的说道。

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虽然她已经付了钱,可没借种成功以前,还是有求于我的。

吴敏盯着眼睛,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终于令吴敏动摇了,“出去可以,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

我心里暗骂,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

吴敏前脚刚走,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我这扭头一看,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

“别鬼叫了,赶紧走吧!”我脸色有些难看,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空虚寂寞冷来着,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霍小燕白了我一眼,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你先等等我,我换件衣服。”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

妈的,女人就是事多!

没让我等太久,霍小燕就出来了,我这一看,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短袖、裙摆过膝,束腰束胸,虽然个子不高,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尤其是束胸以后,那里竟然高高的两.团十分明显…


我砸吧砸吧嘴,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先前竟然给忽视了。

“走吧!”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

我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想想也是,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真是憋坏了。

“行,不过先说好,出去以后听我的,我说去哪就去哪!”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

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她哪还敢挑肥拣瘦?惹急了我,再去睡一天,让她孤独到死!

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大堤的两.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这里也算是别致了!

“我们去哪?”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欢快的像只小鸟,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

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摸了摸鼻子,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她是一个小保姆,整个一门当户对!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这都哪跟哪啊!

“我要去游泳,你会吗?”我甩甩脑袋,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迁就她。

“不会!”霍小燕脸色尴尬,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

“不会的话,你就在旁边看着!”

“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满满的楚楚可怜。

乖乖,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早干嘛去了!

“到了地方再说吧!”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我很快败下阵来。

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那是禁不住诱.惑啊!

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虽说有收门票,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在读大学的时候,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

在那里玩,一来可以避暑,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

没多久,我带着霍小燕这个小尾巴就轻门熟路的来到水上乐园这边,在门口我买了票,不过只买了我自己的,至于霍小燕,我管她去死,能带她来就不错了!

霍小燕一脸幽怨的看着我,红艳艳的小嘴撅的老高,虽然没说话,我也知道她这是埋怨我没有绅士风度。

什么狗屁的绅士风度,你有不是我什么人,我干嘛给你买票?我把头一扭,就当没看见。

进了游乐园,我直奔浴场那边而去。

浴场旁边有换衣服和冲洗的地方,不过泳衣泳裤得自己准备。即使没有带泳装,也不用担心,在那边同样也有不少售卖泳装的商家。我花了几十块买了一套,然后一头钻进了换衣间。

出来的时候,发现霍小燕并没在原地等我,我环视四周,也没发现她的人影,正纳闷她是不是被拐卖了的时候,霍小燕从另一个换衣间走了出来。

我打眼一看,面部肌肉就狠狠的抽了一下,原来霍小燕自己也弄了一身泳装,而且还是那种最为保守的黑色款式,脖子以下,大腿以上包的严严实实,跟个潜水员似的,真是白瞎了一幅好身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